夜晚的光辉,在倒映着深蓝色云彩的水田里默默耕耘,偶尔的蚊虫会扰人心智,却始终阻止不了粮食的生长。
  • 前天看了一部电影,叫做《满意不满意》。看了才发现,是讲餐馆、讲服务员的。里面好几个细节,比如晚上打烊后把椅子放起在桌子上,或者早上起来拿着一堆调料瓶一个一个码,看起来都可亲切。40多年前的电影了,尽管话语、人物情态、镜头语言都是陌生的、有年代感的,唯有餐馆里在发生的一切,什么都没有变。千秋万代、五湖四海,都一样。

    总是想比标准碗再多吃一点;这块肉是不是太肥了;保护嗓子,不要辣椒……包裹在我们身上的衣物变了,可是想吃的,或者判断、辨别想不想吃、想吃多少的标准完全没有变。到饭馆搓一顿的快乐,游玩时去吃当地美食,繁忙里饱口腹的工作餐,是这部电影里照顾到的小碎片,却还真真切切的存在于我们的生活里。

    总以为自己这个服务员已经当得不错了,但是看完了《满意不满意》的这两天,也有新的领悟。一个客人要关门了跑来要看监控;一名男士仿佛这餐馆是他家开的似的对我们颐气指使。可是他来结账时我才发现(或者说感觉到),他是多么想HOLD住这顿饭,所以借调了我们作为他的“配角”;那名女士更不用说,她的包丢了一定很着急。在这一点上,我觉得自己和小杨师傅倒也五十步笑百步。

    一个店里总有这样那样的事,但总是和人有关的;虽然有时也会觉得烦恼,但一想这不就是一个店每天就是要处理的事情么。

    想想我要开的那家餐馆,是不是也可以叫“得月楼”呢,还正好和我名字能搭上。也想叫“咖喱屋”,不过又不一定做咖喱。或者为了叫“咖喱屋”,干脆全做咖喱得了。楼上要有个雅座,因为这样我也能在楼梯口挂一个“楼上雅座”的招牌了。

    想着想着,我又陷入了思索!

  • 续写~《25》 - [成长不尴尬]

    2012-04-19

    Tag:

    以下是大瓜大瓜续写查克维奇的《25》。查克维奇之前写的用蓝色标注,大瓜续写的用了枣红色。

    25

    游泳池里只有我和一个游蝶泳的胖子。

    我们各占一条泳道,还有三条是空的。我站在泳道的起点休息。蔚蓝的池水中,胖子如跃龙门的鲤鱼,向前一次次飞窜着。四溅的除了水花,还有男性荷尔蒙。场面可谓势如破竹,然而他又是单打独斗的。声势浩大的击水声被空旷的场馆所稀释,荷尔蒙亦蒙上了层温柔。而掀起的波浪,则在偌大的池中弥散开来,还没触及我所站的位置,便已觅不见踪影。

    池水清澈,倒映着白炽灯的光。

    池边,救生员身穿红色运动夹克,蓝黑色裤子,脚踩拖鞋,坐在椅子上看着书。有个小男孩同父亲一同来游泳,父亲游完之后先去冲澡了。小男孩不知为什么没有去,留在岸边,逗弄在看书的救生员。看得出来,小男孩和救生员的关系很熟络,或许曾经是师徒关系。没有学员的时候,这里的游泳教练便成了救生员。可是,最深才不过一米八的池子,想必也出不了什么岔子。所以,总要找个法子打发时间。小男孩时不时地拍一下救生员的脑袋,或打一下他的肩膀,然后迅速逃窜。救生员偶尔吓唬他一下,算作回应;但更多时候,则是津津有味地读着手里的书,对站在远处观察情况的小男孩不予理睬。

    游泳馆的一面墙上挂着电子钟。我眯着眼睛看了半天,上面的红色数字大概显示的是17:30。还有几个小时,今天就要过去了。

    我的25岁生日,就要过去了。

    我刚刚和我最好最美丽最动人的女性朋友大瓜分享,正是由于近日翻译不顺,工作没有着落,我痴迷于各式各样的健身。没错,那是健康的,有劲儿的,可以让皮肤变好,胸变大。它有至高无上地值得选择它的理由。每一天,也需要这样的锻炼。唯独忐忑的,是一个叫“逃避”的词汇,时常在我脑海里出没。

    宿舍外的小路,本来四季扬沙,现在立了栏杆,似乎规整许多。不再是若有似无的城乡结合部的朦胧景象,可是其它的,也没有改变什么。刚到此地的人,会认为这是理所当然,继续挑它的毛病。

    游泳馆里像是另外一个世界,写到这儿了,我才突然发现。那样的开头,让25这篇日志变得高级起来,有点像看电影,我在水中的倒影,想必也是若有似无地带上点莫名其妙的光晕,肌肉毕现。游泳馆里的声音,总是乌吞吞地,又格外响亮,具有层次。这个,大概只有大力才能解释了。

    宿舍外的小路,还没有走完,有点儿风,我觉得刚洗过的头发已经脏了。周围弥漫着一点点沐浴露的味道,时强时弱,时断时续,有那么几秒,都快把我自己熏晕了。有男生已经穿短裤了。

    25岁,我知道我又会发一堆的感慨,它们都是理性的,兼具动人的感性;都是清醒的,也都是……平静的。我仍然要说服自己很多。我真的仍然要说服自己很多!

    “这一切都是必要的准备。”大瓜一定会这么说的。

     

    生日快乐!

  • 直到和他